栏目导航

新浪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资讯 门户 新浪首页 sina.com.cn sina SINA
新浪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浪网 >

为机器人买单为什么这么难?

发布日期:2021-07-22 05:01   来源:未知   阅读:

  据报道,今年 6 月底,软银在重组旗下的机器人业务(Softbank Robotics),而且

  孙正义热爱手冢治虫的作品阿童木,机器人少年聪明可爱,而且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在他的设想中,于 2014 年问世的 Pepper 应该是一个能够理解人类情感的机器人。2016 年,软银和计算机老大哥 IBM 合作,推出了与 IBM 的人工智能平台 Waston 合作的产品,让 Pepper 变得更聪明。但这距离「理解人类情感」,相去甚远。

  Pepper 可爱的脸还是经常出现在新闻里,有时和孙正义手牵着手,久而久之,变得更像是软银的吉祥物。

  几千年来,人类在漫长的进化和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中,从逐渐熟练地使用技术到开始思考自身与技术的关系。我们幻想成为造物者,赋予物以生命,并将这样的想象诉诸笔端,在文学作品和影视中展示异想世界。

  「我见过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的事物。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边缘燃烧,我看着 C 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片段终将湮没在时间的洪流里,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时刻到了。」

  《银翼杀手》中,面对主人公的追杀,复制人死前在雨中独白,怀中的白鸽飞向黢黑的夜空。人和复制人,即「人的造物」,之间的张力和冲突在这个雨夜的屋顶被这场生死的斗争推进到顶峰。

  2021 年了,关于人与技术关系的讨论从未停止过,但是这些幻想作品中的那个人形载体——真正具有智慧的「机器人」,好像还从未出现。

  人形机器人,可能是人类对于机械和科技的最初梦想。但是显然,现在,当我们说起机器人,我们讨论的大概率是那个在你脚边嗡嗡嗡扫地的圆盘。非常地不未来主义。这倒不是因为没人在做,只是一个越来越清醒的商业市场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人们为想象力买单的意愿终归是有限度的。

  实际上,这些更多的是吸睛的营销手段。据路透社报道,Pepper 自推出以来,并未大规模量产和应用,只生产了约 2.7 万台。软银将更多关注 Whiz(于 2018 年推出的一款扫地机器人)等商业产品,对情感类人形机器人的投资将会减少。

  机器人赛道方兴未艾。是否以「人的形态」出现不再重要,「实用」才是第一要义。

  我们开始习惯应用各种形态的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甚至无形的机器人自动化流程应用(RPA)。疫情期间,无人/无接触送货的需求暴增,场景一下子打开了。它们在工厂里分发捡送,在餐厅里揽客送餐,在宾馆酒店里坐电梯上上下下送东西,在商场里引导消费者往店铺走......

  而资本早就盯上了这块真正的肥肉。据企查查数据,2016 年至今,国内机器人赛道共计发生融资 2315 起,总金额达 2003.06 亿元人民币。其中 2021 年上半年共发生融资 174 起,达 677.82 亿元,市场投融资节奏明显加快。

  「从 2014、15 年其实就有创业者开始在机器人领域创业,有一些早期机构在投。整体来讲,2019 年之前这个市场都不温不火。」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告诉深响。但是从去年开始,赛道升温,「我们投资的机器人公司,过去这一年可能都是一年好几轮,这变得很常见。」

  机器人行业进入冰与火的阶段,软银 Pepper 暂时搁浅,但机器人创业公司可以一年融资好几轮,它们是否都会有光明的未来呢?

  人形机器人,又称仿生人,英文词为「Android」,但并非我们熟知的那个操作系统。说起来,电影《银翼杀手》改编自科幻小说家菲利普·迪克的代表作《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www.axzy.com.cn把 Androids 当主角。

  有些是通过抽象人体形状和运动方式来设计机器人,代表产品有本田 ASIMO,白色的双足机器人,外观酷似一个宇航员。以及公认业界最高水平的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其动物仿生机器人(四足)和人形机器人(双足)都可以完成在广泛的环境中平稳行走、摔倒后再站起来、以及上下台阶、翻跟头等等动作。

  人类在制造机器人这件事情上有着难以想象的毅力。美国学者埃德利安·梅耶(Adrienne Mayor)在他 2018 年出版的书《诸神与机器人》(Gods and Robots)中将古希腊学术重镇亚历山大港比作最初的硅谷,因为这里曾经是无数能工巧匠的家。种种复杂精巧的机械装置、自动人偶等在这里被发现。

  虽然这些机械充满了神话色彩,而且与现在理解的 AI 驱动的智能机器人看似毫不相干,但都是祖先们造物和用机器代替劳动的愿望。从长远视角回看,我们在与这个梦想趋近,但这条路还远远没有走完。回到现实,Pepper 停产了,其他人形机器人厂商的日子也不好过。

  本田的 ASIMO 自 2000 年问世后,前后推出了 7 代。到 2011 年,这个身高 130 公分、重 48 公斤的双足机器人能很好保持平衡,并利用多组传感器以侦测、预测周围人员等动作,行走时速最高达到 9 公里。但在商业化落地上,看不到前景。ASIMO 本身技术复杂,研发投入成本高,本田也没有量产和公开销售的计划,2018 年公司决定中止开发。

  沙特阿拉伯藉的公民索菲亚争议颇多。它曾在采访中说出「我将毁灭人类」的惊人之语,也被 AI 届的大神级人物 Yann LeCun 喷作是「完全的胡扯」。

  关于其逼真的外形,则被一些人评价是「毛骨悚然」。这与 1970 年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提出的「恐怖谷理论」相验证:当机器人与人类在外表、动作上都非常相似的时候,人类会对其产生正面积极的情感;但是当相似度高到某个程度,好感度反而会降低,让人产生恐惧心理;相似度继续上升,与人类无异的时候,情感反应又会回正。索菲亚的拟人程度,确实让人有怪异害怕的感觉。

  总部位于香港的 Hanson Robotics,制造索菲亚的机器人公司,在今年年初表示计划在 2021 年上半年陆续出厂 4 款机器人模型。但是今年过半,尚未有动作。

  波士顿动力虽然在力学、控制学等等技术上拥有绝对优势,但是作为一个商业公司,它的价值却持续降低。2013 年,波士顿动力被 Google 收购,2017 年转手给软银,2020 年低,又被韩国现代集团控股。目前公司估值为 11 亿美元,刚够到独角兽的门槛,估值较 6 年前,下降了 66%。

  一家孤独的明星公司是优必选。这家从人型机器人的核心源动力伺服舵机研发起步的公司,推出了消费级和商用服务型人形机器人。

  CTO 熊友军在 2019 年的一次采访中提到,「我们所说的机器人,实际上是机器加人,同时具有机器和人的属性。」因为未来机器人要在人类生活的环境中生产和发展,这个环境是对人更友好的。而且在人机交互场景下,「人形」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人的情感需求。优必选的人形机器人 Walker 系列上周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WAIC 上发布了最新产品 WalkerX。

  虽然,让机器人走入家庭提供服务是优必选的宗旨,但是公司的战略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优必选意识行业的不成熟,也开始布局更多 B 端业务。CEO 周剑在去年一次采访里说,「(人形机器人)要真正进入家庭服务,我觉得至少还需要 5-10 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机器人的重点不是『像人』,而是到底看它有没有用。」猎户星空相关负责人告诉深响。

  猎户星空是猎豹移动在 2016 年投资的智能服务机器人公司,目前已有接待服务机器人、递送服务机器人和新零售服务机器人(包括被运用在咖啡场景的服务机器人「智咖大师」上)等在内的「智能服务机器人家族」。

  「我们认为机器人是一个工具,核心是在垂直场景中,可以承担重复的体力劳动。至于它有没有手,是不是双足,其实这对于目前的行业来说不那么重要。而且在现在的应用场景里,性价比很重要。」在问及猎户星空成立之初是否考虑过走人形路线,上述负责人坦言,公司在初创时期评估过,但最后否决了。「人形」在现阶段不符合猎户星空做「真有用」机器人的定位。

  联想创投布局了许多机器人公司,比如做移动机器人的伽智科技、做医疗康复机器人的迈步机器人、酒店服务的云迹科技、工业无人车的未来机器人等。它们虽然没有人的形态,但是应用场景比较垂直、清晰。一是从需求出发;二是看公司在技术、工程化、产品化、服务客户方面的能力是否有积累。

  做人形机器人很难。除了像人,还要像人一样去思考,这是项需要融合运动学、仿生学、材料学、计算机科学、控制学等等学科最前沿的成果的大难题。而很多技术,还在初期,且停留在实验室阶段,远未到商业成熟期。

  现有条件决定了成品的不成熟,又导致其场景狭窄。比如,走进家庭服务,提供情感陪护,但是 AI 技术所呈现出来的也许还是冷冰冰的对话。

  猎户星空的答案是「机器人=AI+软件+硬件+服务」。全自研的全链条 AI 技术,机器人操作系统应用开发能力,未来两天重庆多地有大雨 江津綦江等地需警,全栈硬件设计制造能力,覆盖全国以及更广客户群体的服务能力,缺一不可。

  机器人行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依然存在,但是头部公司已经开始接近拐点。工业、物流、消费服务机器人在过去几年里,有了明显规模化落地和商业逻辑走通的趋势。「基本上,大批量出货的公司有了自我造血能力,很多公司开始盈利了。」王光熙说。

  而明星人形机器人公司也在探索自己的商业化之路,输出技术和可量产的商用产品。技术沉淀是他们极大的优势点。

  人形机器人是人类对于机器人最初的想象,也是最终极的想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