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浪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资讯 门户 新浪首页 sina.com.cn sina SINA
地方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特高压“大显身手”送清洁能源步入“快车道”

发布日期:2021-09-26 02:51   来源:未知   阅读:

  网讯: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能源发展问题,提出实施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国家电网公司大力实施“两个替代”,全面推进“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来的是清洁电”。

  一路发展,不仅带动了特高压输电技术乃至装备制造业从中国走向了世界,同时也将清洁能源发展送上了“快车道”。

  本期急先锋带你详细了解特高压如何“大显身手”将清洁能源送上“发展快车道”。

  十年发展,特高压完成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引领”的跨越,并带动特高压输电技术乃至装备制造业从中国走向了世界。

  5年前,向上工程投运标志着国家电网全面进入特高压交直流混合电网时代。5年后,在向上工程投运5周年之际,特高压站在了一个更高的起点上,开启了全新的征程。

  2013 年9月25日,皖电东送1000千伏淮南至上海特高压交流输电示范工程投运,跨越656公里,经皖南、浙北到达上海,变输煤为输电,特高压进入集中建设新 阶段。向上工程不但优化了送端电网的结构,改变了受端电网的清洁能源比例,更重要的是,将西部的水电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充分展现了特高压大规模、远 距离优化配置能源资源的优势。

  作为第一条直流特高压工程,向上工程的投运给华中水电的开发带来了连锁效应,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等待开发的水能资源将有机会转化为清洁能源送往负荷中心。

  随着2012年12月锦屏—苏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和2014年7月溪洛渡—浙西 ±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的投运,5年来,国家电网公司通过三大特高压直流工程,累计向华东地区上海、江苏、浙江等地输送四川清洁水电达2033亿 千瓦时,相当于节约燃煤9314万吨,减排烟尘7.4万吨、二氧化硫45.8万吨、氮氧化物48.4万吨、二氧化碳18297万吨。借助特高压送到负荷中 心的不仅有来自华中的清洁水电,还有来自西北的风电和光伏发电。

  已建成的皖电东送1000千伏淮南至上海特高压交流输电示范工程,与在建的 淮南—南京—上海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一起,将在长江三角洲地区构建起一个特高压环网,这将是一个大规模接受区外水电、煤电的网络平台,将增强 长三角地区电网互通互联、相互支撑的能力。同时,作为华东特高压主网架的组成部分之一,浙北—福州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的投运,不仅提高了浙江 与福建联网的输电能力,也加强了华东电网接受区外输电的能力。

  2015 年是特高压建设的“大”年。淮南—南京—上海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锡盟—山东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宁东—浙江±800千伏特高压 直流输电工程建设有序推进。同时,上半年,蒙西—天津南、榆横—潍坊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晋北—江苏±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先后拉开 建设大幕,标志着特高压进入全面提速、集中建设的新阶段。随着未来“五交八直”特高压工程的加快推进,到2020年,我国将建成“三华”同步电网,形成东 北、西北、西南三个送端电网和“三华”一个受端电网的四个同步电网格局。

  2015年,特高压工程进入建设高峰期。目前,各项工程正如火如荼的建设中。天津电网是京津冀经济圈发展重要的电力保障。今天,能力君就带小伙伴们聚焦来自天津一线的报道。后续,能力君将会分享更多特高压建设现场的报道。

  特高压在天津的落地实施,不单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生态环境保护意义重大、构建坚强主网意义深远,也是国网天津电力电网建设提升能力、实现飞跃的良好契机,将对今后的运维管理带来革命性变化。

  锡盟—山东工程是国网天津电力建设的第一项特高压工程。早在工程开工之前,为了给特高压工程实施营造有利的政策环境,2013年,国网天津电力积极 与天津市政府及规划管理部门沟通,将“十三五”电力规划编制等重点工作纳入共建机制,另一方面联合规划部门修编电力空间布局规划,将“两交两直”特高压以 及22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变电站站址及架空走廊全部纳入天津市空间发展布局,并推动规划成果同步写入电力设施保护条例。

  按照国家电网公司 规划,天津地区将建设“两交两直”共4条特高压工程。在建的蒙西—天津南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被列入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工程建成 后,将大幅缓解蒙晋两地的电力外送压力和京津冀的用电紧张局面,为美丽天津建设提供清洁、绿色、可靠的电力能源支撑,还将有效治理京津冀地区的大气污染问 题,改善生态环境等。同时,该工程将与在建的锡盟—山东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等形成互联,有力支撑华北特高压交直流主网架构建,充分发挥特高 压交流大容量、远距离、多落点和网络功能优势,大幅提高“西电东送”能力,有效缓解京津冀地区用电紧张的状况。

  全过程机械化施工,改变了线路工程建设过去以人力为主、机械为辅的方式,实现了线路工程建设向机械化方式的转变,是一流电网建设技术发展的必然要求。

  为 了进一步提升电网建设能力,提高施工效率效益和安全质量水平,国家电网公司着力推行全过程机械化施工模式。作为公司系统三家特高压装备租赁公司之一的天津 送变电特高压重大施工装备租赁分公司,全程参与了新型旋挖钻机方案设计审核及设备研发。改进后的新设备扭矩、驱动力及钻孔速度明显提高,且适用地层广、成 孔质量好。2014年,天津送变电公司中标锡盟—山东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13标段工程。开工前,天津送变电一方面积极组织编制施工措施和预 案,并与兄弟单位及高校进行技术交流;另一方面根据需求补充大型施工机械机具设备,除旋挖钻机外,多型号牵引机、张力机、真空滤油机、无扭矩牵引绳、变压 器加热装置、放线滑车、导线尾车等也全部准备就绪。

  为了让施工人员能够安全、熟练地操作施工机械,工程开工前,天津送变电一方面利用虚拟现 实仿真系统,模拟落地双平臂抱杆组塔方案技术细节,并邀请经验丰富的专家讲解落地式双平臂抱杆组塔方案;另一方面安排技术骨干到特高压工程建设现场学习安 装拆卸、起吊双平臂落地抱杆技术。

  为了避免大型施工装备在工程建设中出现安全隐患,天津送变电提倡预防性维修,实施日常保养加计划检修,针对施工装备类别有针对性地制定维修保养内容,并进行系统检查和验收。(来源:国家电网杂志)

  编按: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 重视能源发展问题,提出实施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国家电网公司大力实施“两个替代”,全面推进“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 来的是清洁电”。内蒙古自治区和甘肃省是中国两大新能源重要基地,也是特高压的起点地。国网蒙东电力和国网甘肃电力发展新能源和特高压的做法,有其独到的 示范和借鉴意义。

  内蒙古自治区跨越东 北、华北和西北,有着特殊的地理优势和资源优势,国家规划的9个煤电外送基地有两个位于内蒙古,“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 12 条重点输电通道中,4 个特高压工程始于内蒙古。国网蒙东电力总经理陈连凯告诉本刊记者,特高压工程是内蒙古自治区实现“建成保障首都、服务华北、面向全国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 目标的基础条件,也是国网蒙东电力发展的新机遇。

  记者:在“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12 条重点输电通道中,四个特高压工程始于内蒙古。这对作为属地企业的国网蒙东电力提出了哪些要求?

  陈 连凯:特高压工程建设是国家电网公司推进“两个转变”的核心任务,是内蒙古自治区实现“建成保障首都、服务华北、面向全国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目标的基础 条件,也是国网蒙东电力发展的新机遇。国网蒙东电力承担着锡盟—山东、蒙西—天津南、上海庙—山东、锡盟—江苏“两交两直”特高压工程在内蒙古境内的前期 手续办理及属地协调任务,并负责直流线路工程内蒙古段建设管理工作。2015 年,国网蒙东电力印发公司文件,将特高压建设运营作为今后乃至很长一段时期最重要、最核心的工作,要求举全国网蒙东电力之力,全面打好特高压电网建设的攻 坚战。坚持“前期抓核准、建设抓开工、开工抓管控”,以“超常规”的努力推进项目建设。

  陈 连凯:首先,建立完善与内蒙古自治区各级政府的联动机制,快速推进特高压建设。针对特高压项目建设在非国家电网公司营业区协调推进难度大、遗留问题较多的 难题,我们将积极主动与自治区和地方政府开展项目对接,争取自治区各级政府的理解和大力支持;与自治区政府联合成立特高压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建立定期例会 制度,形成政企合力推进建设特高压的良好态势。

  其次,我们将坚持“常态协调、节点跟踪、纵向联动、横向协同”的特高压项目前期工作机制,加 快推进内蒙古特高压属地前期工作。一是统筹资源,加强人力保障。配强配齐专业力量,加强协调,系统梳理各项工程前期工作节点,分解落实责任,协同推进,为 建设和运维争取时间、储备力量。二是集中精力,抓住重点、突破难点。在生态保护、文物保护、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等方面充分论证,选择最优实施方案,解决工程 跨越国家级保护区、压覆矿产资源等重点和难点问题。目前,我们已经超前取得用地预审、规划选址等 12 项核准所需的自治区级支持性文件。

  再次,在工程建设阶段,科学编制里程碑进度计划。特高压项目管理人员及早介入项目前期,前移工作关口,加强部门间的横向协同和纵向管理。开工前,认 真开展工程质量、项目管理策划,编制“一大纲、两策划”等前期文件。及时启动特高压“两站一线”生产准备,相关人员全程参与工程初设审查、设备技术规范编 制等前期工作。加大工程建

  设规范管理力度,培训建设管理人员,提升基建安全、质量、进度、技术、造价管控水平,确保高质量、高标准建设好特高压工程。

  记者:内蒙古煤炭、风能、太阳能蕴藏量丰富,是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特高压在蒙电外送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陈 连凯:建设内蒙古电力大规模外送通道,依托特高压,融入大电网,实现绿色能源在更大范围的消纳,是实现将内蒙古自治区建成面向全国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目标 的必然选择。“十一五”以来,国家电网公司投资200多亿元用于内蒙古电力外送通道建设,在蒙东地区先后建成11条500千伏交流、1条±500千伏直流 输电工程。加上蒙西地区建成的12条交流外送通道,内蒙古已有23条交流和1条直流外送通道,输电能力达2600万千瓦。2014年,内蒙古自治区外送电 量1460亿千瓦时,占发电量的 1/3,外送电量是2005年的3.8倍,“十一五”以来年均增速22.6%,电力外送规模居全国第一。其中,国网蒙东电力售送电量775亿千瓦时,其中 内售 265亿千瓦时、外送510亿千瓦时,占发电量的 2/3。

  由于没有远距离大能力外送电力通道,内蒙古能源基地的发展受到严重制约,煤炭开采后,大部分直接外运销售,近 10 年来,累计外送煤炭超过 40 亿吨,没有把资源优势充分转化为经济优势,风电的发展也受到外送

  能 力的限制。国家电网公司在电网发展规划中充分考虑到内蒙古电力外送通道建设,将其纳入国家电网公司电网总体规划,2020 年前规划以内蒙古为起点建设“七交五直”特高压交、直流外送通道,形成强交流、强直流混合外送格局。届时,内蒙古新增送电能力 9800 万千瓦,将从根本上消除电力外送瓶颈,促进内蒙古能源产业快速发展。

  陈 连凯:特高压电网建设投资规模大、产业链条长、对经济带动作用强。“七交五直”特高压项目在内蒙古境内投资814亿元。据测算,加上各级电网工程,总投资 可达1000亿元以上,带动相关产业投资约1100 亿元以上,合计可达2100亿元以上,同时可消化钢铁、电解铝、水泥等部分过剩产能。

  这其实是给全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此 外, 内蒙古的电源点距离华北、 华中、华东等负荷中心地区600~1500公里,是特高压输电的经济合理距离。内蒙古电力输送到中东部负荷中心后,落地电价仍低于当地火电上网电价,风电 上网电价也是全国最低,可大范围平抑电价,降低全社会生产生活成本。国家有关规划显示,到2020年,我国中东部地区将新增2.7亿千瓦电力需求,其中 1.7亿千瓦需要外部输入。

  据测算,国家电网公司将在内蒙古规划的“七交五直”特高压外送通道全部建成后,每年可减少中东部地区电煤消耗1.8亿吨,减排二氧化硫90万吨、氮氧化物82万吨、烟尘15万吨,PM2.5污染可比2010年降低 4% 左右。

  内 蒙古地域辽阔、空气流动性强、环境容量大,高起点建设大型坑口电厂,治理污染的成本更低。加上优质的风能和太阳能资源,可同步配套推进大规模的风光发电项 目,建成大型清洁能源输出基地。通过特高压通道实现长距离大容量的“北电南送”,将进一步优化全国电力分布,并能有效缓解铁路公路运输压力、汽车尾气排放 和能源耗损,保障电力供应。这是特高压对中东部地区的环境效益。

  记者:您刚才说的是发展特高压给全国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效益,那么具体到内蒙古当地的发展又是怎样的呢?

  陈连凯:特高压建设是落实习总书记视察内蒙古自治区时指示的具体措施,有利于拉动内蒙古地区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生活水平。

  一 是有利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脱贫致富。以起点位于锡林郭勒盟的锡盟—山东特高压交流工程为例,该工程电压等级为1000千伏,接入火电装机容量800万千 瓦,捆绑送出风电规模为 100 万千瓦,承担着京津冀鲁地区供应稳定清洁电力的重任。其中锡盟境内新建线日开工的配套电源项目,火电规模862万千瓦、风电300万千瓦,仅在锡盟境内就可拉动投资 1650 多亿元,2017 年建成后每年可实现营业收入950亿元、增加值420亿元、利润 170亿元,上缴税金150亿元,创造就业岗位17800个。有利于促进锡盟形成“以资源引进项目、以项目带动产业、以产业促进就业”的可持续发展格局, 快速提升地区综合经济实力,解决该盟12个旗县中3个国家级贫困旗、5个自治区级贫困旗共12.6万贫困人口脱贫问题。

  二是有利于草原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加快特高压工程及煤电基地建设,通过“点上开发、面上保护”,转变以前农牧民的传统发展模式,促进农牧民转移就业,减轻对草原的过度利用,提高工业反哺“三农三牧”的能力,保障草原生态的持续改善。

  三 是有利于提升煤炭资源综合利用水平。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富藏高铝煤,适合集中开发综合利用;锡盟地区富藏褐煤,不适合远距离运输。当前主要以出售原煤为 主,运输成本高、产业链条短、产品附加值低、环境影响大。随着煤电基地项目的启动建设和投产运行,提高煤炭就地转化能力,变输煤为输电,实现“煤从空中 走,电送全中国”,必将从根本上改变长途运输煤炭,造成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浪费高级能源的被动局面,实现绿色发展和循环发展。

  “特高压工程建设是国家电网公司推进“两个转变”的核心任务,也是国网蒙东电力发展的新机遇。”

  “按国家电网公司电网总体规划,2020 年前规划以内蒙古为起点建设“七交五直”特高压交、直流外送通道,形成强交流、强直流混合外送格局。”(来源:《国家电网》)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能源发展问题, 提出实施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国家电网公司大力实施“两个替代”,全面推进“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来的是清洁电”。内 蒙古自治区和甘肃省是中国两大新能源重要基地,也是特高压的起点地。本期微信,记者对话国网内蒙古东部电力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连凯、国网甘肃省电力公司总经 理李明,看蒙东、甘肃两地发展特高压和新能源的做法有怎样的示范和借鉴意义。

  记者:内蒙古煤炭、风能、太阳能蕴藏量丰富,是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特高压在蒙电外送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陈连凯:建设内蒙古电力大规模外送通道,依托特高压,融入大电网,实现绿色能源在更大范围的消纳,是实现将内蒙古自治区建成面向全国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目标的必然选择。

  国 家电网公司在电网发展规划中充分考虑到内蒙古电力外送通道建设,将其纳入国家电网公司电网总体规划,2020年前规划以内蒙古为起点建设“七交五直”特高 压交、直流外送通道,形成强交流、强直流混合外送格局。届时,内蒙古新增送电能力9800万千瓦,将从根本上消除电力外送瓶颈,促进内蒙古能源产业快速发 展。

  陈连凯:特高压电网建设投资规模大、产业链条长、对经济带动作用强。“七交五直”特高压项目在内蒙古境内投资814亿元。据测算,加上各级电网工程,总投资可达1000亿元以上,带动相关产业投资约1100亿元以上,合计可达2100亿元以上。

  锡 盟-山东特高压建设中此外,内蒙古的电源点距离华北、华中、华东等负荷中心地区600~1500公里,是特高压输电的经济合理距离。内蒙古电力输送到中东 部负荷中心后,落地电价仍低于当地火电上网电价,风电上网电价也是全国最低,可大范围平抑电价,降低全社会生产生活成本。据测算,国家电网公司将在内蒙古 规划的“七交五直”特高压外送通道全部建成后,每年可减少中东部地区电煤消耗1.8亿吨,减排二氧化硫90万吨、氮氧化物82万吨、烟尘15万 吨,PM2.5污染可比2010年降低4%左右。

  内蒙古地域辽阔、空气流动性强、环境容量大,高起点建设大型坑口电厂,治理污染的成本更低。这是特高压对中东部地区的环境效益。

  记者:您刚才说的是发展特高压给全国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效益,那么具体到内蒙古当地的发展又是怎样的呢?

  陈 连凯:一是有利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脱贫致富。以起点位于锡林郭勒盟的锡盟—山东特高压交流工程为例,该工程承担着京津冀鲁地区供应稳定清洁电力的重任。 2014年5月6日开工的配套电源项目,仅在锡盟境内就可拉动投资1650多亿元,2017年建成后每年可实现营业收入950亿元、增加值420亿元、利 润170亿元,上缴税金150亿元,创造就业岗位17800个。

  二是有利于草原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加快特高压工程及煤电基地建设,通过“点上开发、面上保护”,转变以前农牧民的传统发展模式,促进农牧民转移就业,减轻对草原的过度利用,提高工业反哺“三农三牧”的能力,保障草原生态的持续改善。

  三是有利于提升煤炭资源综合利用水平。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富藏高铝煤,适合集中开发综合利用;锡盟地区富藏褐煤,不适合远距离运输。当前主要以出售 原煤为主,运输成本高、产业链条短、产品附加值低、环境影响大。随着煤电基地项目的启动建设和投产运行,提高煤炭就地转化能力,变输煤为输电,实现“煤从 空中走,电送全中国”,必将从根本上改变长途运输煤炭,造成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浪费高级能源的被动局面,实现绿色发展和循环发展。

  记者:近年来,新能源发展受到了广泛关注。甘肃作为新能源大省,在发展新能源上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

  李 明:促进甘肃新能源大发展的最大动力来自于政府的推动。2007年,甘肃省委、省政府明确了建设河西走廊风电基地、再造西部“陆上三峡”的战略构想。 2009年8月,国家发改委打捆核准的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一期380万千瓦工程开工建设,甘肃新能源产业进入了快速发展期。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 开工建设,开创了超大规模开发、高度集中、超远距离输送的中国风电发展新模式。经过统计,自从1997年甘肃有风电至今,18年来甘肃新能源共发电量超过 600亿千瓦时,节约标准煤737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5660万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十分显著。

  李 明:甘肃省一不靠边、二不沿海,经济发展缺乏增长动力。是新能源的迅猛发展给河西地区以及甘肃带来了再度繁荣的机遇。在2009年甘肃省政府提出的“中心 带动、两翼齐飞”的经济发展战略中,明确了这一思路:围绕兰州、白银这个经济圈,在河西地区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链,在陇东地区建设煤化工基地。建设新能源 基地成为拉动甘肃经济增长的一只翅膀,被甘肃省政府寄予厚望。

  记者:国家电网公司全力支持服务新能源发电并网,但新能源并网有一些技术上的困难是怎么克服的?

  李 明:任何一种形式的能源,必须在安全可靠、持续稳定的前提下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持续可靠的动力。但是,风能和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目前还无法达到这一标准。 由于目前电力无法实现大规模存储,电力系统的发电、用电过程必须保持一个动态平衡的状态,电力系统的电压、电流、频率才能保持恒定。而风能、太阳能等新能 源发电的共同特点是随机性和波动性,这一特性对于对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造成冲击,当电力系统内并入的新能源越多,占比越大,这种风险就越大。

  一 般认为,一个地区的电网中,并网的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电力占比不应超过20%,才能保证电力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行。随着新能源产业的蓬勃发展,这一数字 不断被刷新。2015年6月,甘肃发电总装机4412万千瓦,新能源装机占比接近40%。欧美风电机组是分散接入电网,发电量就地消纳,对电网安全稳定的 冲击并不显著。

  中国的新能源发电有着集群式、远距离输送的特点,对电网的威胁远大于分散式入网的新能源发电方式。2011年甘肃酒泉连续发 生4次风电机组大规模风机脱网事故,引起了国家能源局的高度关注。事故主要原因是风机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不符合国家电网公司的并网标准。按照国家能源 局要求,2011年以来开展的风电场低电压穿越改造,就是要提高风电的安全运行水平。

  甘肃风电2011年,国家电网公司对风电场电气系统典 型设计进行了进一步修改和完善。近年来,国网甘肃电力一直致力于新能源的并网控制技术的研发,这些技术措施逐步实现了对风电的闭环控制、实时智能调度以及 风火协调机制。2015年4月,由国网甘肃电力牵头承担的国家863项目——“风电场、光伏电站集群控制系统与开发”通过了科技部验收。

  这 项课题建成了覆盖甘肃省的新能源并网管控体系,具备覆盖河西走廊100个风电场(1500万千瓦)和100个光伏电站(500万千瓦)的控制能力,多项性 能指标均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通俗地讲,新能源集群控制系统就是把酒泉地区的所有风电场和太阳能电站看作是一个整体,通过风功率预测、远程调节控制等技 术,实现酒泉地区的新能源像常规电源一样平稳发电。经过制造商、新能源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的共同努力,国内的新能源产业不仅在单机制造技术上向国际水平看 齐,而且在大规模新能源的运行管理方面超越欧美。(来源:国家电网杂志)

  立秋过后,我国局部地区仍然高温。坐在空调房里的你,或许想不到,你用的电能来自于千里之外。今夏,城市用电量一次次刷新历史纪录,而企业和居民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在负荷高峰的时候,特高压正从千里之外源源不断地为城市送去电能,送去清凉。

  8月初,一场大雨过后,上海进入了连续7天的高温模式,随之而来的是不断攀升的用电负荷。8月3日当天,上海中心气象台公布当天最高气温达到39.5摄氏度,而上海电网当日的最高用电负荷也刷新了2013年8月7日的历史纪录2940万千瓦,达到了2982万千瓦。

  据 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十一五”期间,国务院便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上大压小”政策,以压缩落后生产能力。受此政策影响,上海本地发电量急 剧萎缩,机组最大出力仅为1900万千瓦,再加上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迅猛发展,以往由江、浙一带全力保障上海用电的情况也不复存在。

  8 月3日当天,上海本地发电机组出力1832万千瓦,余下负荷均由外来电供给,在这之中,向家坝—上海±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贡献了大约600万千 瓦的负荷,占上海最高用电负荷的20%,皖电东送淮南至上海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示范工程贡献了约170万千瓦的负荷,占上海最高用电负荷的 5.7%,四川水电、安徽煤电通过特高压为上海迎峰度夏作出了巨大贡献。

  国网上海电力调度中心的大屏幕上清晰地显示出东西两条特高压输电线路,这便是填补上海市供电缺口的关键——向上特高压直流线路及皖电东送线路。

  向 上特高压直流工程于2010年正式投入运行,是第一条入沪的特高压线日,向上特高压直流工程640万千瓦满负荷试验圆满完成,随着 输送功率的增大,包括川电东送及向家坝在内的四川水电,都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上海地区。2013年9月,另一条特高压线路——皖电东送淮南至上海1000千 伏特高压交流输电示范工程正式投运,该线亿千瓦,相当于为上海新建6座百万千瓦级的火电 站。

  如今,这两条特高压线路构建成了上海电网的“新脉搏”,保障了上海地区的电力供应,为这个快速奔跑中的城市提供源源不断的可靠电能。

  据 国网上海电力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这两条特高压线路预计将为上海输送电量384亿度,其中四川水电255亿度,安徽火电129亿度。根据国网上海电力预 测,上海本年度的用电量预计为1410亿度,也就是说,两条特高压共计输送电量将占上海市全年用电量27.23%,这不仅填补了城市的用电缺口,也使得上 海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绿电城市”。此外,上海电网每年用电负荷峰谷差都在1000万千瓦左右,有了这两个强劲的“新脉搏”,峰谷差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随着电网输送能力的不断提高,特高压线路的优越性将逐渐突显,在不久的将来,淮南-南京-上海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将成为入沪的第三条特高压线路,届时,该线路将与皖电东送线路形成环网,大大增强华东负荷中心接纳区外电力能力及内部电力交换能力。

  8月5日下午1点15分,苏州电网调度负荷高达2186.48万千瓦,这已是苏州年内第四次创出历史新高负荷纪录。截至目前,全市电网设备状态良好,企业居民用电无虞。

  “国望高科220千伏变电站投运后,我们计划增加的16条生产线日上午,在忙碌的车间流水线旁,盛虹集团江苏国望高科纤维有限公司公用部部长吴惠强对前来回访的江苏吴江供电公司营销部大客户经理杨奕彬说。

  盛 虹集团是一家大型国家级企业集团,2014年,该企业销售收入突破1000亿元。“自从锦苏特高压苏州换流站落户吴江后,我们搭上了特高压的‘顺风车’。 以前企业每月参与有序用电的次数至少一次,从2013年开始,全区用电缺口不仅减少了一半,而且有序用电计划几乎为零。”在盛虹工作了30多年的吴惠强 说。

  紧急限产对企业设备的养护和生产进度都会造成较大影响。从2013年起,吴江没有出现频频拉闸限电的状况,企业纷纷开足马力,加大产能。

  而 对于用电量在苏州排名第一方阵的200多家用电大客户来说,他们搭上特高压的“顺风车”略晚了一年。提起2013年的夏天,苏州苏信特钢有限公司分管电气 的副总经理谢鹰还记忆犹新。那年七八月份,苏信特钢这家装机容量过30万千瓦的220千伏用户,日常负荷只能安排在4到5万千瓦左右,这对于一家大型高耗 能企业来说,简直可以用捉襟见肘来形容。“当时真是太苦恼了,我们公司被列为苏州市有序用电方案中的快速响应企业,而且因为用电量数一数二,只要有突发情 况需要紧急限电,我们就得顶上。后来,全市总体用电情况因特高压入苏而有了很大缓解,当时就觉得有盼头了。”谢鹰说。

  2014年,谢鹰的愿 望实现了。当年迎峰度夏期间,锦苏特高压进行满功率试验,其试验期间的720万千瓦更是创下了当时特高压直流输送功率的世界纪录。试验结束后又长期保持 670万千瓦左右的落地容量。当年起,苏信特钢用电负荷不再有瓶颈,日最高负荷达到13万千瓦,比原来增加了160%,夏季有序用电应急响应次数也大大减 少。

  负荷屡创新高,企业居民却丝毫不受影响,这都归功于区外来电。从今年6月15日起,锦屏—苏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再一次进入满功率运行 状态,预计将持续至11月上旬。在此期间,锦苏线万千瓦的运行功率,占全市最高用电负荷的约30%,每天向苏州输入电量约1.6亿度。 “13年、14年、15年,我们公司见证了特高压‘电从远方来’的发展,而且切切实实从中受益。我们相信,未来一定会更好。”谢鹰感慨道。

  连日来,四川省受持续高温晴热天气等因素影响,四川电网发用负荷屡创新高,截至8月10日,四川电网最大发电量达3334.7万千瓦,日最大发电量6.74亿度,其中水电发电量5.80亿度,最大网供用电负荷达2826.4万千瓦,均创历史新高。

  在这样的高负荷情况下,特高压发挥远距离大容量送电的优势,复奉、锦苏、宾金三大特高压直流工程在汛期持续满功率外送,向华东地区的上海、江苏、浙江等地大规模输送四川清洁水电。

  从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电力交易中心获悉,截至8月10日,起源于四川省境内的复奉、锦苏、宾金三大特高压直流工程,向华东电网输送清洁水电达2041.3亿度,创历史新高,为华东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也为国家推动低碳绿色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据 测算,2041亿度清洁水电电量相当于减少火电原煤消耗8000多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3亿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00多万吨。其中,复奉外送电量达 979.74亿度、锦苏外送电量达729.85亿度、溪浙线亿度。特高压输电线路在远距离、大容 量优化配置电能方面的优势进一步凸显。

  四川水电资源丰富,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达1.43亿千瓦,技术可开发量1.2亿千瓦,均占全国四分之 一以上。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川电出川就纳入国家“西电东送”的宏伟战略构想。这个梦想在经历了20年的艰辛历程后,终于在2002年5月有了突 破:四川电网与华中、华东电网联网运行,四川水电进入跨区、跨省优化资源配置的新阶段。2007年12月,向家坝—上海±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示范工 程在四川宜宾正式开工建设,自此,四川电网步入了特高压时代。目前,三条特高压线路都源起四川,在我国特高压的版图上,四川已是一个举足轻重的“源”点。

  每年入夏,用电趋紧已是浙江、上海等大城市的常态,而城市自身发电能力有限。据预测,2017年,浙江全省 最高用电负荷将达8600万千瓦,届时省内电源机组发电能力约6400万千瓦,通过500千伏省际联络通道受入约600万千瓦,另需省外受入电力1600 万千瓦。若经济形势好于预期,用电缺口还将进一步增大。

  在这样的电力需求缺口下,要保障居民和社会经济发展用电,必须加大外来电通道的建 设,而特高压正是这样一条电力高速通道,将四川水电送入华东,解决了电力“口渴”之急。目前,川电外送主要是依靠三大特高压直流工程,即向家坝—上海、锦 屏—苏南和溪洛渡—浙江±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去年汛期,三大特高压直流工程保持合计2160万千瓦的满功率送电超过1267小时,承载了超过 80%的四川水电外送任务,约占华东区外受电的三分之二。

  统计显示,今年5月至今,也就是关键的迎峰度夏期间,四川电网为华东电网输送清洁电能达270亿度,在用电最高峰时,满足了全国五分之一的用电需求,缓解了华东地区的燃眉之急,对于急需解渴的华东电网,这270亿度的意义重大而深远。

  “今 年,四川的外送通道保持最大能力运行,四川直调水电外送顺利推进,弃水量同比明显降低,截至8月10日,弃水量同比减少了51%,同时日均增加三大直流外 送华东电力60万千瓦、电量1400万度,有效缓解了水电消纳的压力,为华东电网迎峰度夏大负荷期间送电解渴。”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调度控制中心主任李镇 义说。他介绍,在2014年,三大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向华东地区全年累计达897亿度,相当于三峡电站的设计年发电量,充分发挥了保障华东负荷中心电力供 应和西南水电大规模送出的双重效益,水电清洁能源得到有效利用。

  源源不断的电流随着滚滚江水自西向东流向几千里之外。到2015年年末,四川电网将通过扩大“川电外送”,接入和消纳5000万千瓦新增装机,构筑起“水火互济、购送灵活、交换方便、新能源上网高效便捷”的电力资源配置大平台。陈雅文

  今年迎峰度夏期间,新疆出现了罕见的高温“烧烤”天气,吐鲁番地区最高温度接近50摄氏度,全疆大部分地区平均气温都突破40摄氏度,新疆电网负荷连续三次创历史新高。

  “迎峰度夏期间,新疆首条特高压线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和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一、第二通道在疆电外送中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国网新疆电力公司调度控制中心副主任杨永利说。

  当 前,新疆首条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和两条750千伏输变电工程承担着“疆电外送”的重要任务,在今年上半年完成疆电外送电量168.28亿度,同比增加 77.4%。据杨永利介绍,在电力负荷高峰期,国网新疆电力通过哈密—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组织新疆常规能源(火电)和清洁能源(水电、光 伏、风电)送到郑州,对缓解华东地区电网迎峰度夏期间的用电负荷高峰发挥了重要作用。

  “特高压直流和750千伏交流跨区送电提升了新疆电网的大范围电力调配和资源调配能力,为送端解决了清洁能源和新能源的送出问题,又在关键时期为受端提供了电力支撑。”杨永利说。

  今 夏,新疆地区用电负荷高,光伏、风电等清洁能源发电均保持着比较高的增长态势。光伏出力达到了顶峰,风电保持了强劲的发电势头,水电也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 头,新疆伊犁州喀什河流域、额尔齐斯河流域和新疆南部查汗乌苏河流域、开都河流域水量较大,发电能力强,但这些电量在疆内很难全部消纳,只能通过特高压通 道或750千伏交流外送通道将这些清洁能源发的电输送出去。

  据国网新疆电力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面对新疆丰富的清洁能源,最首要的问题就 是解决清洁能源发电送出的问题。“如果没有特高压和750千伏外送通道,仅靠新疆自身消纳这些清洁能源,难度很大。现在,尤其是迎峰度夏期间,新疆电网能 通过外送通道参与到全国电力平衡中去,这不仅缓解了华东地区和西北地区时段性缺电危机,还将新疆的能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杨永利说。

  今 年,国网新疆电力逐步扩大了“疆电外送”规模,加快建设“疆电外送”输送通道,主动服务发电企业,充分发挥联网工程作用,利用新疆能源资源丰富这一优势, 积极组织风火电打捆外送,将新疆的电力资源送到了华中、华东等地,有效支援了内地省区的用电需求,极大减轻了铁路公路运输压力,实现了资源的就地转化。据 测算,今年1至7月,新疆电网外送火电电量157.129亿度,相当于外送标准煤193.32万吨,为火电发电企业增加收入49.3亿元;外送风电 11.08亿度,减少弃风电量,为风电企业创造收益6.09亿元(含可再生能源补贴)。

  据悉,新疆电源今年计划投产装机容量2902万千瓦(含配套电源),其中新能源预计投产装机容量1437.1万千瓦,接近新投机组容量的50%。预计今年年底新能源装机将达到2600万千瓦,同比增长130%。装机容量占比达到32%。

  面对疆内新能源不断增多的局面,国网新疆电力主动探索多种方式,多渠道积极服务新能源发展,最大限度地支持新能源并网消纳。(来源:亮报)南通一居民家中卷闸门遥控器故障 自动澳门跑狗论坛资料